北京pk拾玩法 > 游泳 >

从婴儿游泳到早教中心

2018-09-12 13:05

  4月23日一名2个月婴儿在家中游泳不幸溺亡。“上海发布”发出微博,警示市民“婴儿脖圈游泳不安全”!我毫不犹豫地转发了这条微博,因为这是上海(甚或中国)官方第一次发布有关婴儿游泳的明确警告。其实国外早已有不少关于婴儿游泳的研究,表明戴脖圈游泳时,婴儿尚未发育完好的头颈将承受全身的重量,而且年龄越小的婴儿越会在水里乱动(动作幅度和强度基本不受控制),这种情况极易造成颈椎损伤。2000年美国儿科学会指出,4岁以下的婴幼儿从任何方面来讲都无法具备掌握游泳技巧和生存技巧的能力。2006年比利时的一项研究则发现,婴儿游泳易导致哮喘和支气管炎。我曾将这些研究转告许多朋友,提醒他们务必警惕——当时正值各小区婴儿游泳馆遍地开花之际,大多数朋友只是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依然送孩子到所谓“专业”的婴儿游泳馆接受“科学”的游泳训练。他们更愿意相信游泳对新生儿身体发育的种种益处,而忽略(少数非官方的)负面的说法。另有几位朋友听后十分担忧,焦虑地问“那该怎么让宝宝游泳”,我无从回答,因为我心里的疑惑是,为什么非要让宝宝游泳不可?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奶粉上。很多父母非常肯定配方奶粉对孩子的重要性,他们的“知识”来自书本、医生、营养师、奶粉宣传广告等各种渠道。“丰富均衡充足”、“增强免疫力”、“智力开发”、“智护出众”、“科学营养规划”这些天花乱坠的词汇,配以几张健康可爱的外国宝宝照片,让许多父母信念坚定:我一定要努力工作赚钱,让我的孩子喝配方奶能喝到12岁。然而,五年前我读到一篇文章,作者是一个3岁孩子的母亲,她的亲身经历使她否定了自己也曾有过的这个信念。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请赴美旅游的朋友代购几罐奶粉,想事先查一下她宝宝所喝奶粉的美国网站,截图发给朋友以便采购。却因此发现了一个问题:在这种奶粉的美国官网上,根本找不到适合2岁以上宝宝的奶粉;再查另一个品牌,同样没有。而这两种品牌在中国已经分别做到了6岁和12岁的年龄段。这位母亲还通过比对两种品牌奶粉在美国和中国的价格,发现配方奶粉在中国的毛利润高得惊人。那么是否有这种可能,商家是出于经济利益而制造了各种奶粉“知识”,无中生有地制造了需求。作者的分析未必完全周密准确,但是,与其在选择奶粉品牌上举棋不定——哪一种奶粉营养更全面,哪一种更有助于开发我宝宝的智力——不如多想一想,我的孩子现在还喝奶粉,是否真的有必要?

  还有一个问题是我目前正面临的问题——早教班。已经有许多早教班给我打过电话、发过宣传单。小区里的早教班,少说也开了近十家,琴棋书画、逻辑、数理、外语,无所不包。我没有选择焦虑症,只是无法回答自己一个前提性的问题:为什么要让孩子去上早教班?正式上学之前有幼儿园,我向来认为幼儿园就是早教,而如今我们在狂轰滥炸的宣传和人云亦云的压力下,把早教提前再提前,直到“胎教”,一如我们将婴儿奶粉的使用年龄推迟再推迟,直到少年。也就是近几年吧,早教热风行,但他们是否都具有教书育人的资格,里面有多少“泡沫”,难道不应该心存一个大大的问号吗?为人父母的不只是付出大把的人民币,而且是要把自己孩子的身心健康也交付给他们。

  相比过去,现今的父母更热衷于“科学育儿”,也使得无数商家从中发现了巨大的商机。他们懂得利用父母望子成龙的心愿,也知道迎合当下社会攀比竞争的风潮,假借科学的名义制造出莫须有的虚假需求,打造出一个日益膨胀的育儿服务市场和产业链,令人眼花缭乱却又陷阱密布。处在信息不对称的弱势一方,我们身为父母,除了诉诸更严格的政府监管,也有责任反省自己的跟风心态。围绕孩子的养育,包括游泳、奶粉、早教在内,我们的确拥有了比过去丰富得多的知识,但更应谨慎辨别这些知识是否可靠。否则,无意之中,可能就会成为无良商家的同谋,轻则落入消费陷阱,重则危害了自己的孩子。